网站首页| 资中县| 经开区| 网络电视| 新闻中心| 内江新闻| 国内国际| 房产| 旅游| 教育| 美食| 汽车| 医卫| 体育| 娱乐| 团购| 囧图|

宝岛故事“党外”狂飙突进

【发表时间:2019-10-24 19:30:03 来源:】

    在台湾,“党外”是特定的政治和历史词汇,特指“开放党禁”前与国民党当局对峙的政治力量、政治运动。本来,按“中华民国宪法”的“精神”,人民是可以“自由组党”的。国民党当局在国共内战的背景下,于1948年和1949年相继颁布的“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”和专门针对台湾的“戒严法”,民众的“组党”、示威游行等权力被“冻结”,这一“冻”就是30多年。虽然不许组党,一些公职又由选举产生,让国民党外的政治人士也有了机会和舞台。到上世纪70年代末期,通过选举而凝聚起来的“党外”运动已颇成气候。

    1977年11月,台湾举办省议员、台北市议员、县市长、县市议员和乡镇长五项地方公职选举,这是台湾实施“地方自治”以来,规模最大的一次地方选举,民众参与情绪之高前所未有。在两位资深党外“立法委员”康宁祥和黄信介推动下,党外人士形成了全岛性串联。参选的党外人士中,张俊雄、林义雄分别到南投县、宜兰县参选省议员,许信良到桃园县参选县长,最为火爆。其中,许信良更被国民党当局列为选战中的头号强敌。

    留学英国归台的许信良本在国民党中央党部第四组任职,在省议员期间表现突出。但他在党内不安分,早早筹划参选桃园县长,出版了《风雨之声》一书造势,列数他在省议员期间的表现,对其他党内同仁来一番批评剖析,自然引发群起攻之。理所当然,国民党没有提名许信良作为候选人,许信良坚持参选,就违反了国民党党纪,终被开除党籍,这才成了“党外”候选人。

    桃园县于是选情激烈。11月19日开票当天,设在桃园县中坜“国小”(国小即小学)的投票所发生选举舞弊嫌疑的情形,群众涌向中坜警察分局要求处理,当局一味拖延,引发一万多名许信良支持者包围抗议,捣毁警局窗户,掀翻警车,警察开枪导致两人遇难,民众焚烧了警局和警车,这便是“中坜事件”。事件发生时,据说国民党主席蒋经国亲自坐镇桃园县,下令各地选举开票要照规矩来,以免其他地方也发生类似暴动。

    许信良终以压倒性优势当选桃园县长,各地“党外”及无党籍候选人也纷纷当选县市长、省议员,“党外运动“被注入一剂强心针,激发了更多新人投入。

    到1978年底,又逢“增额中央民意代表”选举,吕秀莲等多位高学历知识分子投入。“立委”黄信介牵头,成立了“台湾党外人士助选团”,以施明德为总干事,提出党外候选人共同政见,在全岛巡回演讲。

    正当竞选活动如火如荼之际,美国总统卡特12月16日突然宣布,美国将于1979年1月起正式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。台湾社会受到巨大冲击,蒋经国发布“紧急处分令”,将选举延期举行,停止一切政治活动。

    选举活动中止,党外政治力量转向原本就擅长的街头,以室外集会与街头群众运动为主要方式。短短时间,党外运动内部经历了分化组合,高雄“黑派”政治势力首脑、75岁的余登发被推为领袖。党外人士1000多人预备1979年2月初在高雄凤山为余登发举办生日晚会,不料,晚会还来不及办,“台湾警备总司令部”(“警总”)于1月21日派员将余登发父子逮捕,理由是“涉嫌参与匪谍叛乱”。

    1月22日,党外人士紧急聚会,共同发表“为余氏父子被捕告全国同胞书”,指责这是“军事统治与特务统治倾向的加强,以及政治迫害的手段”。当天下午,30多名党外人士走上街头,在高雄县桥头乡(余登发的家乡)举行了一次示威游行,这是国民党“政府”迁台后第一次政治性的示威游行,算是公然向实施了30年的“戒严法”挑战。

    正在桃园县长任内的许信良也南下参加这次游行,随即被以“废驰县长职务”为由送请“监察院”查察,“监察院”最终通过许信良“弹劾案”,许信良的桃园县长被停职。

    党外人士进一步反弹,5月26日,他们在中坜凤仙饭店举行“许信良生日晚会”,吸引2万民众与会。这生日的排场够大,成了党外人士的好舞台,军警镇暴部队封锁现场。这是非选举期间的首次群众聚会,又是对“戒严法”的挑战。

    1979年6月以后,“中央民意代表选举党外候选人联谊会”成立,继而举办各地的群众演讲。自此,各类“党外”活动让民众目不暇接,让当局的军警情治机构如临大敌。紧张而热烈的气氛延续到年底,直到爆发“美丽岛事件”。

    《美丽岛》是一本杂志,于1979年9月创刊,发行人是黄信介,社长是许信良,副社长是黄天福、吕秀莲,张俊宏为总编辑,施明德任总经理。杂志一创办,便在全台各大城市设立分社和服务处,展开群众性演讲会,引发了支持国民党当局的极右派势力不满,双方公开冲突,形成“山雨欲来风满楼”的态势。

    12月10日是“国际人权日”,《美丽岛》当然不能放过机会,决定在高雄举办纪念大会。然而,这一天也是国民党四中全会揭幕,当局不容党外人士向权威挑战,出动军警严阵以待。黄信介周旋折冲,与“警总”南区司令常持琇达成协议——纪念演讲会无法叫停,可照常举行,但不可点燃游行火把。然而,激昂的参与群众不受协议约束,在赶往演讲地点途中私自点燃火把,形同举着火把游行。军警当局认定《美丽岛》人士失信,便缩小警戒区,开出镇暴车,摆出镇暴队形。被围民众发生骚动,终于导致大规模警民冲突,数以百计的宪警和民众受伤。

    当局决定动手,其实,这决定在两年来党外势力屡屡冲撞的过程中一直酝酿。12月13日,军警机构展开“霹雳行动”,逮捕张俊宏、吕秀莲、陈菊、林义雄等“美丽岛首要人员”,施明德在逃。12月14日,经“立法院”同意,逮捕“立委”黄信介。施明德经过一个多月藏匿,于1980年1月8日被捕。

    1980年2月20日,“警总”以“叛乱罪”起诉黄信介、施明德、林义雄、陈菊、吕秀莲、姚嘉文、张俊宏、林弘宣八人,在台湾政治史名噪一时的“美丽岛军法大审”展开,一批同情党外运动的律师出面为受审者辩护,包括陈水扁、谢长廷、苏贞昌等人。4月18日,“警总”军事法庭判决施明德无期徒刑,黄信介14年徒刑,其余六人各判12年徒刑。

    以“叛乱罪”开审,却没有处决一名被告,据说是由于蒋经国此时思想渐趋转变,酝酿变革。另外,事件影响超出宝岛,美国参议员爱德华·肯尼迪专门为此事发表声明,国际知名媒体纷纷派员赴台报道。审判期间,发生了震惊岛内外的“林宅灭门血案”:1980年2月28日,林义雄的母亲和两个双胞胎女儿在家中惨遭杀害,案件至今未破。

    “美丽岛事件”中,当局重拳出击,使历经十年凝聚而成的“党外”力量一夕之间几乎土崩瓦解,但这是一时的。“美丽岛事件”的“受难者”和辩护律师此后纷纷成为台湾政坛要角,至今活跃,其中攀得最高跌得最狠的,当然是先作“总统”后坐牢的陈水扁。

    作者为某媒体驻台记者,专栏作家


相关阅读:
牌九 www.hg81081.com
最新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推荐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