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| 资中县| 经开区| 网络电视| 新闻中心| 内江新闻| 国内国际| 房产| 旅游| 教育| 美食| 汽车| 医卫| 体育| 娱乐| 团购| 囧图|

起底跨省杀4人嫌犯:曾将父亲打得头破血流

【发表时间:2019-10-20 18:03:22 来源:】

起底跨省杀4人嫌犯:曾将父亲打得头破血流

↑8日早上,杨玉忠被撞倒的电动车仍躺在路边,原处的厢式货车即是颜岗岗的车。受访者供图。

起底跨省杀4人嫌犯:曾将父亲打得头破血流

↑颜岗岗(圆圈处)被民警扭送上警车。视频截图

原标题:男子持螺丝刀扎死4人家属称其有精神病史

颜廷运说,自己现在非常后悔,如果自己在12年前能找到更多的钱,给儿子颜岗岗治好精神方面的病,兴许就不会发生4月8日的一切了。

颜岗岗今年30岁,4月8日凌晨5点多到6点多之间,在安徽亳州与河南鹿邑交接的311国道上,他抢了3辆车,用螺丝刀扎死3人,又在一辆城际班车上扎死1人。

颜岗岗家属说,颜岗岗未谋财,与被害者也无瓜葛,家中也没有能让他仇恨社会的因素。多名村民称,没想到颜岗岗会去杀人,而且是用这种极其残忍的方式。

□前夜

抛下妻子嫌疑人离家

睡梦中的张芳没想到,离家出走的丈夫颜岗岗会在311国道上制造数起杀人案件。

颜岗岗是安徽省亳州市南部新区原王合拉村七里庙的村民,现在整个王合拉村都已经被拆迁了,回迁楼去年底刚交房,村民们陆续搬进回迁楼。

颜岗岗家的房子还没装修好,他近两年和妻子、儿子一起住在80多岁的姥姥家。

案发前一天下午,颜岗岗和妻子张芳(化名)一起,开着厢式货车到亳州城南的赵桥乡给村民安装防盗窗。但收工后,颜岗岗并未开车回家,而是往城区的方向开去。张芳问他要去哪儿,他也不答话。

张芳说,颜岗岗只是开着车没有目的地乱转。在十八里镇附近时,颜岗岗毫无缘由地把张芳赶下车,自己走了。“我问他为什么不让我跟他一起,他也不告诉我。”

没办法,张芳一边跟家里人说,一边继续给颜岗岗打电话。

当晚11点多,颜岗岗终于接了张芳打来的电话,“他说他在亿都(亳州城西的一处商品市场)附近,我说你在那里等着,不要动,我去找你”。

张芳找到颜岗岗时,他正在马路边坐着,“我问他车放哪儿了他也不说,决定先找家宾馆休息”。两人坐出租车到了亳州火车站附近。房开了没多久,颜岗岗又要走,“他还是不说出去干什么,我追到门口,已经看不见他去哪了”。这时是4月8日凌晨两点左右。张芳又回到宾馆,继续给丈夫打电话。

凌晨4点多,颜岗岗给张芳回了电话。“你在哪儿?什么时候回来?我去接你。”“没事,我一会儿就回去,你先睡吧。”颜岗岗还是没说自己在哪儿。以前颜岗岗也有过这种情况,“他有时候说走就走,去哪儿也不说”。张芳说,颜岗岗有时看起来很正常,但所有的事必须要依着他的性子,不然就会生气,还打人。张芳等着等着就睡着了。

当天凌晨5点35分,河南省气象台发布大雾黄色预警信号,永城、鹿邑、新蔡部分地区将出现能见度小于500米的雾,局部能见度小于50米。

睡梦中的张芳没想到,颜岗岗会在311国道上制造数起杀人案件。

□遇害者

杨玉忠

先被撞倒再遭螺丝刀扎头

5点50分左右,大雾已经在皖北豫东弥漫开来,311国道上能见度很小。颜岗岗驾驶厢式货车驶出安徽亳州,沿311国道开到河南鹿邑太清宫镇境内。

第一个遇害的是杨玉忠。他今年51岁,家住太清宫镇宴庄村杨庄。据杨玉忠的妻子说,杨玉忠每天早上大概5点半左右起床去鹿邑县城打零工,4月8日早上他起得比平时更早。“我先走了”,杨玉忠对还在睡觉的妻子说,妻子答应了一声。6点多的时候,其妻接到朋友打来的电话,说杨玉忠被撞了。杨妻赶紧起床,赶到太清宫镇原粮管所西侧约1.5公里处。在由东向西的车道上,一名老太太躺在路边,旁边蹲着个人,不远处的路边还躺着一个人。杨妻走过去,通过衣着判断躺着的是丈夫杨玉忠,“脸上都是血,已经看不清脸了”。

当时,杨玉忠的电动车也横在路边,一旁的绿化带内停着一辆厢式货车,撞在一根电线杆上。后经颜岗岗家属辨认,该厢式货车就是颜岗岗驾驶的那辆车。

有目击者告诉杨玉忠的家人,当时杨玉忠正骑电动车从东往西走,被货车撞翻在地后,坐了起来拿出手机想打电话,货车司机下车,手持螺丝刀走到杨玉忠面前,骑在杨玉忠身上往头部扎去。

刘景兰

被螺丝刀扎了数下身亡

太清宫镇大贺庄70岁的刘景兰骑电动三轮车经过车祸现场,她拉了一车青菜准备去鹿邑县卖。

有目击者称,颜岗岗行凶时,刘景兰往后向其看了一眼,颜岗岗即追上去用螺丝刀扎了刘景兰数下,刘景兰当场身亡。随后,颜岗岗骑上刘景兰的电动三轮车继续往西(鹿邑方向)走了不到一公里处,遇到了姜伟。

姜伟

被螺丝刀扎伤车被抢

姜伟今年41岁,当天早上4点多从亳州出发,准备经鹿邑上高速去外地办事,因为雾大,鹿邑的高速路口还没恢复通行,他和妻子决定回亳州,找时间再去。姜伟从西往东走,颜岗岗对向过来,其前面还有一辆货车。“他本来应该是想逼停那辆货车,但货车躲过去了,他直接开电动三轮撞在了我越野车驾驶室一侧的车门上,把踏板都撞坏了。”姜伟说,因为雾大,他开得很慢,车速不足20迈,被撞后立即停了下来并下车。

“他说前面出车祸了,撞了两个人,要把我的车开走。我说,你开我的车干什么,不让你开。”姜伟说,颜岗岗遂持螺丝刀扎向他的头顶,之后又扎向他的左肩、左小臂,鲜血顿时流了下来。颜岗岗扎伤姜伟后,坐进了驾驶室。此时,姜伟的妻子也已下车,跑到车后方十多米处。“我看他上了车,就想着要把车钥匙拔下来,因为当时天已经亮了,路上有很多人,如果开我的车出了什么事该怎么办!”姜伟说,他紧紧攥住颜岗岗握在方向盘上的双手,颜咬住姜伟的右小臂,“他咬了之后说自己有艾滋病,旁边的人也说让他走吧,万一真的有病就麻烦了,我松开手他就把车开走了”。姜伟说,如果他知道这名男子已经杀人了,无论如何不会让他把自己的车开走。

4月8日晚,警方告知姜伟,该男子并无艾滋病,他就是前两起命案的嫌疑人。

乔得合

也是被撞后遭捅扎身亡

颜岗岗往前开车走了不到两公里,到了太清宫镇原粮管所门口,把车横在路中间,拦下一辆昌河车,继续往东(亳州方向)开去。这一次,他开了约3公里,遇到家住太清宫镇街上的60岁的乔得合,乔得合也是在去做零工的路上。其家属得到的消息是,乔得合也是在被撞倒后,被行凶者用螺丝刀捅扎致身亡。

无名乘客

被颜岗岗用螺丝刀扎头

此时,已犯下3起命案的行凶者仍未停止行凶。他又往前开了3公里左右,到了太清宫镇蒋营村,逼停了一辆从鹿邑开往亳州的城际班车。这辆城际班车的司机叫冯杰。他向记者介绍,4月8日早上6点多,他驾驶班车刚到蒋营村,一辆昌河车从左侧超上来,迅速将其逼停。昌河车上下来一名男子,冯杰没看见他身上有血迹,也没留意他手里拿了什么东西。“平时也有这种情况,有人想坐车,就会开车把我们班车拦住。”冯杰说,该男子上车,站在驾驶座后面。

车刚启动,冯杰就听见刚上车的男子说自己杀人了,让司机把他送到亳州。冯杰吓一跳,“我的第一想法是跑,担心他伤害到我,但这个念头立马消失了,因为车上除了我还有5个人,我作为驾驶员肯定不能这么做,要为他们的安全负责”。冯杰说了一声,“小蒋”,意思是提醒车上另一名押车人员蒋俊涛,注意这名男子的行为。蒋俊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该男子身高约1.7米,手里拿着一把螺丝刀,口中喊着“都不许动,我已经杀人了,车不要停,谁报警我杀谁”。

车辆继续往前开。没多久,冯杰从左后视镜看见后面来了一辆出租车,他从车窗伸出手,想把出租车招停,“我想先把那个男的哄下车再说”。冯杰踩住了刹车,但那辆出租车并没停,“那个男子就站在车门边,让我继续往亳州开”。到了安徽省亳州市十八里镇街上的菜市场前,有一名男子伸手拦车,车停下,但当拦车人准备上车时,持螺丝刀的人不让他上来。

一两分钟后,班车开过十八里派出所门口没多久,冯杰突然听见蒋俊涛喊了一声“杀人了”!

冯杰立即猛踩刹车,那名男子摔倒在驾驶座旁边,冯杰和蒋俊涛立即按住这名男子,蒋俊涛也因此受伤。

蒋俊涛表示,该男子行凶时毫无征兆,“突然持螺丝刀扎向司机后座的一名男乘客头部,导致该男子身亡”。他称,自己是一名退伍军人,危急时刻理应出手。

□擒凶

司机乘客将凶手控制交给民警

班车血案发生没几分钟,十八里派出所民警赶到,众人合力控制行凶者,将行凶者带上警车后送到十八里派出所。

4月9日,当地警方对死者进行了尸检。据死者家属介绍,杨玉忠头部右侧有8个被螺丝刀扎的伤口,右腋下、左膝盖后侧各有一处螺丝刀伤口,刘景兰头部有多处螺丝刀伤,乔得合头部也有10处螺丝刀伤口。4月9日晚,颜岗岗被从十八里派出所带出来,戴着口罩、脚镣,被押上警车带走体检。至于为何给他戴上口罩,知情人称,“关押审讯时他还在吐办案人员”。

据了解,安徽省及河南省警方在合力侦办此案,但截至4月10日晚,两地官方均未公开回应此事,外界仍不知颜岗岗的作案动机。

□讲述

家属称颜岗岗有精神病史

刑警曾问过颜廷运,有没有其他人知道颜廷运给儿子看精神病的事,“我说,这种事,谁还能对外张扬吗?儿子还要娶媳妇,本来就不想让别人知道,谁还会告诉别人呢?”

当天早上6点25分左右,颜岗岗的堂哥颜强(化名)接到了颜岗岗打来的电话,“他说赶紧来接他,他出事了,撞毁了几个人,如果不来接他,他回家要把姓颜的一个一个都捅死”。

颜强说,自己当时还在睡觉,听后非常害怕,知道颜岗岗的脾气和正常人有些不一样,不敢去接他。他立即给其他亲戚打电话,商量对策。

正在外地打工的颜岗岗的父亲颜廷运刚起床没多久,接到侄子颜强打来的电话,“三叔,岗岗没在家,刚刚给我打电话,让我去接他,不然要把姓颜的杀完”。颜廷运听了,心里咯噔一下,他叮嘱颜强赶紧报警,防止颜岗岗做出什么过分的事。

颜廷运事后介绍,他当时就想起12年前,带着18岁的颜岗岗去河南省永城市精神病医院看病的情形。

2004年4月,他发现儿子的脾气越来越暴躁、易怒,与电视上广告里说的精神疾病特征非常相似,就带着他到了永城市精神病医院。医生往颜岗岗头上扎了好多针,在双手手腕也绑上监测仪器。检查后,医生告诉颜廷运,得赶紧给儿子治病,“不然我儿子说打我就打我了”。颜廷运回忆良久,始终记不起来当时医生说的儿子所患精神疾病的具体名称。

颜廷运说,儿子并非一开始就这样。2003年,他带着儿子在浙江打工,有段时间发现儿子变得沉默寡言了,整天闷闷不乐,就问他怎么了。“他说,前段时间一个傍晚,天刚黑,他从工厂下班,目睹身边一个骑车的人被货车轧死。我说,没事,货车又不是故意轧死人的。”颜廷运再没把这事放在心上,但儿子的情绪却始终没有好转。没多久,他们就回家了。

当时颜廷运家的经济状况很不好,连房子也是姐姐出钱帮忙盖的,颜岗岗住了几天院后,就带了一些药出院了。

回到亳州,药吃完了,颜廷运在亳州的医院给颜岗岗买药,吃了两年左右,药又断了。现在,颜廷运手里没有当年的病历本和颜岗岗吃的药,“觉得病历本和户口本又不一样,户口本和身份证走到哪里都需要,病历本又没什么用,我们也没保存,但我们去医院看过肯定是事实。”

有村民接受记者采访时也称颜岗岗性格孤僻,“精神可能有问题”。

曾将父亲头部打流血

2014年的一天,颜岗岗和父亲又因一件小事吵了起来,颜岗岗拿起一根扫帚把(竹竿做的)打了父亲头部右侧,顿时鲜血直流。“他平时和没事的一样,也看不出来有病,我就以为没事了”,但颜岗岗还是非常偏执。

2006年前后,颜廷运在外地打工时,颜岗岗将家里东西全部清了出来,说要在房里养殖土鳖子,“折腾了两年多,弄了些墩子、洋灰板,一只土鳖子也没养”。2010年,颜岗岗娶上了媳妇,这一年村里征收土地,村民要“上楼”了,他们家没因拆迁跟政府闹矛盾。

2012年前后,颜岗岗又决定养羊。颜廷运说,儿子做什么事都不喜欢跟别人商量,只要他想做,他一定会去做,不管能不能挣到钱。但他养羊的方法让很多村民不解,“他把农药倒在池子里给羊洗澡,说是能除羊身上的虱子”。后来,接连下雨,颜岗岗未收拾羊圈,羊不断得病,他并未挣到钱。张芳说,平时颜岗岗也挺正常,“但他说什么就是什么,必须依着他,不然就动手打人,大打很少,小打不断”。张芳为了把日子过下去,也不怨他,经常顺着他,两人已经有了个儿子,现在4岁半。

2014年的一天,颜岗岗和父亲又因一件小事吵了起来,拿起扫帚把(竹竿做的)打了父亲头部右侧,顿时鲜血直流。颜廷运说,他报了警,“他说,‘走啊,把我弄走啊’”。毕竟是自己的儿子,颜廷运未同意出警民警带走颜岗岗。此事之后,颜廷运和妻子又外出打工。

4月8日早上6点多,颜强把颜岗岗给他打电话的情况告诉给其他家人后,再给颜岗岗打电话时,对方电话已无法接通。他给张芳打电话。颜岗岗有两个手机,张芳赶紧拨打他的另一个手机,打了几遍后,有人接听电话,对方称自己是交警,说这辆厢式货车出了交通事故,司机不见了,让张芳找到司机后,让司机回去处理事故。电话挂断之后,再无法联系上。直到当天上午10点左右,警方到七里庙村民住的回迁楼楼下调查,颜岗岗的家人才知道颜岗岗杀人了。

“做梦也想不到他会去杀人”,一名七里庙村民称,虽然颜岗岗性格孤僻,不爱说话,不喜欢与人交流,但从未和其他村民打过架,“和他父亲打过,还报警了,但没跟其他人打过”。颜岗岗的一位堂兄和大娘也称,颜岗岗脾气古怪,不喜欢和别人说话,眼睛整天迷迷糊糊的,“像没睡醒”。(记者 怀若谷)

编辑: 陈燕


相关阅读:
2019亚锦赛 www.hg81081.com
最新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推荐
TOP